胡楚靚,95后創業年入千萬

2022-03-05 17:16 來源:互聯網

近期,“創業失敗貸款10萬以下政府代償”“大學生創業最高50萬補助”等相關政策引發熱議,95后和00后的創業話題再度登上熱搜。

很多人突然意識到,盡管現在政策更完善,但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如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ofo戴威那種年少創業成功,也沒有“最狂90后CEO”余佳文等類似出圈的故事。其實,95后、00后創業者已經走上舞臺,只是鮮有爆發的創業故事,聚光燈也還較少聚焦到他們身上。

他們中,有在抖音上700萬粉絲的網紅主播,也有融資過億的云服務企業創始人,還有在大學周邊開酒吧的學生。在互聯網紅利消失過后,他們中確實很難創造三五年上市的神話,正如潤米咨詢創始人劉潤所言,“過去大家都要做一家值錢的公司,融資、做大規模、上市,F在邏輯變了,要做一家能賺錢的公司。”

這些95后、00后,憑借自己的敏銳目光,有的畢業4年實現年營收數億,有人靠“喝酒”年入300萬,也有人創業仍然入不敷出,但他們的青春也在熠熠發光。

創業,走出第一步最艱難

如果你對95后00后還停留在搶盲盒搶手辦、追愛豆的印象階段,那無疑對他們的認識還不夠準確。這些年輕人雖然還比較“青蔥”,但在商業上更“早熟”。

“普通女孩”胡楚靚是一名95年的女孩,復讀后考上四川美術學院。大一時候就開始勤工儉學,去校外培訓機構代課,一節課100元,一對一的私教賺的更多一些,由于身材比較好,也給一些首飾店做過模特。

備注:95后網紅胡楚靚 

2014年接觸到快手美拍等自媒體,胡楚靚拍攝的一個視頻火了,有了幾百個小粉絲,加上和閨蜜嘗試做的服裝店,這也讓他們意識到用流量帶貨的可行性。不過在畢業后,閨蜜家里期待她在家鄉有份穩定的工作,于是閨蜜回到了家鄉做公務員, 胡楚靚則繼續創業之路。

2016年大三的時候,胡楚靚爭取到了學校微型創業園的一個工作室,26平米可謂很小了,好在每個月只要390元。“當時也參加了校園的比賽,并取得不錯的成績,爭取到了扶持政策”,胡楚靚回憶過去,還有些欣喜地告訴Tech星球。

創業過程中,胡楚靚為了拍攝粉絲喜歡的視頻,經常絞盡腦汁想段子,“平眉教程”“模仿小黃人”“狼的誘惑”等幾個視頻爆火后,她逐漸有了名氣,服裝帶貨的生意也開始有起色。

而對于另一位“普通青年”謝揚來說,作為96年的年輕人,他的創業也是從校園起步。不僅經歷了To C到To B的創業輪回,也經歷了創業、打工的不斷折騰,“過程十分精彩”。

謝揚在大學時期,因為熱愛ACG,看到很多人分享畫畫的經歷,就想到做多人協作繪畫平臺 “Poimoe”,沒想到這個平臺開啟了謝揚不能停息的創業之路。

當時,Poimoe由于較早切入些協同工作的場景,一路過關斬將闖入騰訊T派校園創業大賽決賽,不僅拿到大賽獎金,還獲得英諾天使和 Pre-Angel 兩家投資機構的投資。“雖沒有投資多少錢,但對于自己的成長比較有幫助”,謝揚告訴Tech星球。

在這段創業旅程中,謝揚認識到項目潛力不算大,但是“效率”這個關鍵詞,會是未來的關鍵。這是因為在開發Poimoe的過程中,謝揚認為有很多重復開發的工作,嚴重影響開發進度。所以在第二階段創業過程中,謝揚開發了一款容器云平臺“Gospel”。其實這個項目很超前,和今天開發領域大行其道的Serverless理念相似,但當時市場和項目都不成熟,沒有熬到成功。

而對于00年后的劉堅和布約拿體而言,創業的經歷,也與好朋友有關。剛進入大一,5個朋友就合伙在校外盤了一家Live house,“前一個老板可能投入了有上百萬,我們30多萬就盤下來了。”能當老板讓大家都很興奮,幾個朋友出錢出資源,自己在當地也有一些酒廠資源。

當時為了省錢,這個酒館都沒有自己的廁所,還要靠借用旁邊店鋪的衛生間。為了讓店鋪生意興隆,劉堅積極尋找當地的歌手演出,“Live house 的演出經營比較難管控,很多歌手的價格也不好談”,但總歸邁出了創業的第一步。

最大的挑戰還是自己的認知

雖然,很少再有餓了么、ofo單車那種爆發項目,從大學開始,就一路被資本催動著發展,所以,很多95后和00后的項目,創業過程中遇到的難題都是自己解決,也免不了交學費。

先紅再創的胡楚靚也是如此。2017年,胡楚靚帶著大學時的積蓄來到杭州,正式成立公司創業,租了一個200平米的辦公地方,并且創造了自己的服裝品牌(HUCHUJING,自己名字拼音)。哥哥和嫂子也加入團隊,來幫助她打理生意,三個人租住在20平米的小屋,醒了就去工作。

而來杭州發展,其實是有位網紅朋友告訴她,能幫她開一家美妝店。那時候胡楚靚為了帶貨美妝產品,每次拍攝時候,都會畫上精致的妝容,按照劇本一板一眼的說話。沒有搞怪靈魂的視頻內容,讓其逐漸意識到這樣會失去自己。

最終,胡楚靚關掉了那家,精心經營一年的美妝店,與那家合作兩年的MCN也結束。在2021年3月份,胡楚靚進軍抖音,延續過去的搞笑+顏值路線,短短半年時間,胡楚靚抖音號就積累了300萬粉絲。

“有不少是我大學宿舍期間(拍段子),就一直關注的老粉。”胡楚靚最感謝的還是一直支持他的粉絲,當然也感謝平臺有紅利,“早期抖音運營就找過我,但當時沒有注意到。”作為很早期的網紅,胡楚靚是在后來才注重抖音。“2021年覺得抖音可以賣更多的衣服,入駐后才發現流量真的很大”,不到半年,就漲到了300多萬粉絲。

對于謝揚來說,最大的轉變是來自于打工時期。

在Gospel 項目失敗后,謝揚加入了一家名為“好東西傳送門”的公司,任職CTO。這家創業公雖然規模不大,但創始人的導師很有名氣,是萬維網之父、圖靈獎獲得者蒂姆·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爵士。蒂姆爵士后來創業的項目 ,是用戶對數據歸屬的精確控制和自主權。蒂姆爵士對數據確權的思想,深深影響了謝揚。

為了尋求職場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后來謝揚加入了字節跳動。其主導設計與開發了字節跳動內部的 Serverless 平臺。大廠的歷練,讓謝揚對 To B 領域的“無服務”更熟悉,也讓其有實力完成第二段創業旅程未竟的夢想。

因此第三段,也是持續至今的創業歷程中,謝揚做了“身份認證云”創業。公司名字也十分具有新意,就叫“蒸汽記憶”。公司也在2021年10月,完成A輪的2300萬美元融資。過億元的融資,也能讓謝揚撐過 To B 創業,大多要經歷的艱苦蟄伏期。

而在成都的劉堅同學,也經歷了很多認知上的買單。大一到大三的期間,他的Live house生意并沒有多大起色,但是自己的朋友越來越多了。為了店里生意興隆,劉堅經常陪朋友喝到吐到不行,劉同學也笑言這些朋友是“假朋友”。

 備注:00后劉堅等合伙開的Live house 

而在2021年10月左右,總店也引入了一位“大哥”入股,進行了重新裝修和定位。“經營主導權還是我,大哥并不會干擾我們經營”,劉堅告訴Tech星球。他認為,疫情是影響其店鋪的外在因素,核心還是自己的管理能力,一直沒有得到根本提升。

爆發后,需要走的更穩

“18歲,擁有自己一家1500平米的公司,是一種什么體驗。”你是18歲嗎,“不是,是26歲。”在胡楚靚的視頻中,她這樣調侃自己。

如今,兩三天發布一條短視頻,加上每周二四六直播,讓胡楚靚非常忙碌。“直播到半夜一兩點,然后處理完事三四點睡去,早上10點就要起來辦公。”胡楚靚告訴Tech星球,由于自己是公司門面和流量擔當,所以臺前臺后的事情都要處理。

但她沒有辦法停下來,因為在抖音上發展太快了。即將在抖音一周年之際,她的粉絲已經達到了700多萬,更關鍵的是,她還有家經常賣斷貨的服裝企業,公司員工也達到了100多人,抖音618紅人榜也拿到過第一。

現在胡楚靚也開始走矩陣化的路線,簽約了“158的君君”等5位粉絲紅人。不過其他幾位主播的粉絲數, 目前還在30萬左右,還處于孵化階段。直播帶貨這門生意,肯定還沒有到天花板,胡楚靚也在帶著她的公司,走向下一階段。

對于她當年回家做公務員的閨蜜,胡楚靚對Tech星球表示:“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必有遺憾,我自己也不是一開始就成功,堅持了很多年。”而對于現在想創業的年輕人,胡楚靚希望大家不要沖動,“最好自己兼職做出成績,再去創業,很多事情不是傾盡全力就會有結果。”

對于謝揚來說,很多事情就是需要等待。過去,困擾創業者開發重復造輪子的問題,現在,可以通過蒸汽記憶的產品Authing解決。開發者可以直接使用五行代碼生成登錄框表單,一杯咖啡的時間迅速適配,很多事情搭積木似的就可以完成。但新產品贏得市場的廣泛認可,也需要時間。

對于謝楊和公司來說,一切都很年輕,時間和耐心都有。而他在字節跳動的經歷,也讓他相信年輕也可以創造奇跡。40后的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如今身價不菲,張一鳴的理念也影響了很多人,比如在他的公司成本計算公式中,人才要做能積累效果的工作,也要大力創造奇跡。

相比胡楚靚和謝揚的高光歷程,沒有新商業經驗的成都劉堅同學,他想學的東西非常多。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