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凍食品崛起,飛速占領食品市場

2022-04-05 19:04 來源:互聯網

在近年來疫情的沖擊下,很多行業發展的不景氣影響很多人的生活質量。使很多人沒有更多的時間去研究美食,為了給工作留出更多的時間而選擇可以充饑又有營養的速凍食品。加上九五后、零零后這些年輕群體很大一部分因為“宅”和沒有做飯能力,所以對速凍食品非常偏愛。

近幾年因為這些群體的壯大很大程度刺激了速凍食品的消費,使得速凍產業飛速發展。相關數據顯示,自2011年起,我國速凍食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至2020年,中國速凍食品市場規模已達1393億元,預計2024年中國速凍食品市場規模將達1986億元。

速凍技術的出現,使包裝食品和現成食品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許多地方美食、小吃和中高端小吃此前由于地域限制,無法走向世界,而現在靠著速凍技術可以逐漸走出實體店,利用電子商務的東風,被更多人帶到餐桌上。

速凍食品火熱發展,但仍需注意

速凍食品行業實現快速增長的原因是多方位的。一方面隨著經濟發展,人們的消費逐漸升級,大家的生活水平和消費習慣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再加上快節奏的城市生活,使人們對方便快捷的冷凍食品有了更強烈的需求。另一方面,冷鏈技術的發展也加快了速凍食品種類的增加。

目前,中國的“宅男”“宅女”人數正在增加,進一步擴大了針對“宅”經濟食品的用賽道。此外,許多飯店也開始對“預制菜”表現出喜愛,“預制菜”的興起也豐富了速凍食品市場,消費群體的擴大、技術的發展和食品行業外部環境的變化,推動了速凍食品行業類別的不斷擴大,涌現出越來越多的新型速凍食品。

三全食品是餃子行業的龍頭企業,創新推出了榴蓮餃子、大黃粽子等產品。除了傳統的速凍餃子、和速凍火鍋配料外,各種速凍預制品也應運而生;初創品牌麥子媽將目標鎖定在速凍預制菜上,并創造了諸如煮牛肉、糖醋豬里脊和腌魚等速凍菜。其產品采用-196℃超低溫速凍技術,操作方便快捷。把它們加熱幾分鐘便可制成一道菜,這既是飯店的“效率殺手”,也是懶人的福音。

專注于冰激凌的新興品牌鐘薛高推出了速凍品牌理象國,號稱會給到消費者“猶如現包”的體驗;小眾品牌船歌魚制作了自稱是最好的海鮮餃子,進一步細分了速凍市場,并獲得了“2021年中國餃子餛飩十大品牌”。這些新一代速凍食品種類豐富,味道多元,而且和現場制作的食物幾乎相同,很受消費者歡迎。

自2020年以來,三全、灣仔碼頭等速凍食品巨頭的營業額和凈利潤大幅增長,2020年2月至11月,天貓部分速凍食品平均銷售額同比增長431%,平均銷售額同比增長332%。

隨著消費者口味的逐漸多樣化,消費者也變得越來越“棘手”,不再滿足于簡單的膳食替換。他們還希望速凍食品和其他方便食品將變得越來越像新鮮的現成食品。這也迫使速凍產品在原材料、生產技術、口感、營養和健康方面不斷升級。

需求大增,如何把握投資時機 

全球冷凍食品行業規模從1999年的804億美元增長到2017年的1601億美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3.9%,保持穩定增長態勢。

和全球市場相比,2017年中國人均速凍食品消費量僅為10.6公斤左右,不到日本人均消費量的一半。與此同時,中國的人均GDP水平處于20世紀80年代的日本水平,而日本國內的速凍業也同時進入了快速發展期。從國外速凍食品的發展節奏來看,我國速凍食品產業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日本速凍業有著悠久的發展歷史。20世紀后,該行業逐漸進入成熟期,根據日本速凍產業協會的數據,日本速凍產業規模從1998年的149萬噸穩步增長到2019年的160萬噸,工業產值從1998年的7476億日元增長到2019年的7130億日元。不過由于2002年進口菠菜的農藥殘留過多和2008年的“毒水餃”事件,其產業呈V型下降趨勢,后期回升緩慢,整體而言每噸的價格正在逐步下降。

與此同時,日本有關企業和工廠數量從2000年的969家減少到2019年的438家,行業整體集中度顯著提高。我國市場面對BC兩端更多細分的需求,市場集中度有望加快提高。 

近年來,安井、惠發等行業龍頭紛紛提高生產技術,并采取“銷地產”戰略,在全國范圍內布局工廠,提高產能。根據安井2020年最新年報,工廠設計總產能57.83萬噸,實際產量60.58萬噸,產能利用率達到104.75%。近年來,產能利用率一直保持在滿負荷狀態。

年內,河南和四川新建工廠一期成功投產。預計2021年度共投產280000噸,完成爬坡后,生產能力預計將至少增加48%。

為了突破旺季產能瓶頸,惠發食品利用募集資金投資建設了“8萬噸/年的速凍食品加工項目”,并于2019年開始逐步投產。2020年,公司產能將達到15.37萬噸,同比增長40%左右,實現大幅度擴張。預計項目建成后,公司整體產能將達到19萬噸,比上市時的11萬噸產能高出73%。隨著產能布局和先入為主的品牌優勢,龍頭企業的領先優勢不斷增強,市場份額有望加快向龍頭企業集中。

未來速凍食品行業發展

中國市場和日本市場有很多相似之處——年輕一代越來越忙,類似買菜,做飯等家務則是能省就省,外賣儼然成為一些人的“必需品”,這也將進一步刺激人們對速凍食品的需求?梢灶A測,中國冷凍食品行業未來的增長空間將至少是現在的兩倍。

中國人口眾多,潛在需求市場巨大,為什么冷凍食品市場在短期內看不到趕超國外的趨勢?通過比較可以發現,制約我國速凍食品發展的因素有以下幾點。

一方面,食品多樣性無法與外國相比。例如,日本的速凍配料非常多樣化。除了我們常見的糕點和菜肴,蔬菜、水果和甜點也可以冷凍。日本速凍食品制造商Life Foods不僅冷凍芒果和鱷梨等水果,還冷凍菠菜、茄子和秋葵等蔬菜。2020年,旗下的“速凍藍莓”的銷量增長了75%。

另一方面,冷鏈已經成為發展的關鍵因素,因為速凍食品不僅僅是在-30℃下“密封”食品那么簡單。在生產、加工、運輸、銷售的全過程中對溫度有嚴格要求,必須保持在-18℃。一旦冷鏈斷開,就會有安全風險。在日本市場,購物后,你可以在免費冰上加冰。與國內速凍食品的“冷鏈”相比,很難滿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當消費者從超市回家時,速凍食品很容易從儲存環境中取出,這也會影響健康和質量。

目前,我國政府和企業也已經認識到冷鏈的重要性。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 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發布,明確提出支持農產品倉儲、保鮮和分級包裝設施建設。2020年4月,農業和農村部發布了《關于加快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設施建設的實施意見》,進一步加強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設施建設,加大了對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農產品的支持力度。

在企業方面,行業龍頭企業已經開始布局和推動冷鏈物流的發展。順豐、京東、蘇寧、等一批具有全國服務能力的物流企業,相繼布局全國冷庫節點,逐步提升冷鏈物流服務能力。根據順豐控股的年報,截至2019年底,順豐冷運擁有23家食品冷庫,營業面積14.53萬平方米;有273輛冷藏卡車,食品運輸線貫穿全國核心城市。

從目前速凍食品的供需情況來看,未來我國速凍食品的產量有望繼續上升。由于需求方的現代居民生活節奏加快,尤其是“Z世代”對方便速凍食品的需求增加。在供應方面,隨著中國儲運系統的發展,它可以支持速凍食品市場的不斷擴張。

盡管速凍行業的未來前景是明亮的,但從過去行業的增長和擴張速度來看,速凍食品行業已經到了轉型的關鍵點。隨著中國人消費習慣的改變,質量和產品本身已不能再成為推動企業收入增長的唯一了,推動速凍食品成為“網紅”,把握年輕人的偏好,利用好網絡營銷手段,注重通過創新包裝和口味贏得年輕消費者的青睞,才能帶來進一步的增長。

特別是,盡管速凍食品在公眾的認知中與快速和方便有關,但人們仍然對其味道和營養存在疑問。

長期以來,速凍食品普遍被打上了“不健康”的標簽,更有甚者覺得一點都不夠健康,都是用死肉做成的,然而,新時期的速凍產品與之前的認知不同,既能考慮營養也能考慮味道。因此,要想加快行業發展,扭轉公眾意識,也是當務之急,需要整個行業的企業共同努力。

灣仔碼頭推出了五顏六色的小籠包,顏色是由天然蔬菜汁所染。同時在品牌包裝也考慮了年輕人對商品外觀的需求,這樣的創新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其他行業領袖,如三全、科迪和灣仔碼頭也成立了研發中心,推動與知名高校、科研院所深入合作,積極承接國家、省、市科研項目,獲得多項專利。形成了產學研相結合的研發體系。

自2020年疫情以來,速凍食品行業蓬勃發展,與此同時,疫情也讓更多速凍食品制造商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

疫情在短時間內影響了農貿市場速凍食品的銷售,尤其是餐飲市場;另一方面,疫情加速了KA、BC和網絡渠道速凍食品的銷售,給行業帶來了更多的機遇和挑戰。

除了渠道的變化,速凍食品制造商的產品創新能力也在提高。疫情爆發前,速凍食品基本出現在農貿市場和平價超市,商家更注重大包裝和性價比。疫情期間和之后,更多企業開始布局電子商務,推出更多高端和小型包裝產品。

此外,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速凍食品已經開始了階段性的變革。最常見的是企業內部的流程化和在線化,這一趨勢在未來將更加明顯。

擴大產能、完善冷鏈環節是推動冷凍食品行業發展的核心,用外表“吸引”消費者是關鍵。同時,要改變公眾對冷凍食品的傳統觀念,通過營銷和各種方式,樹立公眾對冷凍食品安全和營養的意識,同時也要注意在口味、風格方面的升級,真正趕上歐美、日本的冷凍食品市場。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