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殼的生意,賣手機還不如賣手機殼

2022-04-06 15:54 來源:互聯網

賣手機還不如賣手機殼賺錢”,羅永浩幾年前對手機行業的吐槽,放在今天仍然不過時。

90后女生陳欣告訴《豹變》,晚上下班回到家,在淘寶和小紅書上刷好看的手機殼,成了自己釋放負能量的主要方式。“我喜歡卡通和亮閃閃的手機殼,特別滿足少女心。很多店鋪買三個手機殼就打75折,我就會一次性下單三個。”

據NPD GroupInc調查數據,75%的智能手機用戶會用保護殼,25%的用戶會購買2個以上手機殼,來配合不同的手機造型和服裝搭配。

對當代年輕人來說,手機殼不再是單純的保護套,而是一種新型社交貨幣,可以用來表達情緒、個性和態度。價格便宜、時尚潮流、消費門檻低的手機殼,很容易讓人買上癮。資本也追逐年輕人而來,去年下半年以來,已有CASETiFY、玩殼工廠在內的品牌先后獲得融資。

新式茶飲和盲盒的熱度正在消退,手機殼成了年輕人追逐的新消費熱點。這個傳統賽道會跑出下一個泡泡瑪特嗎?

1、“手機殼就像奶茶,容易上癮”

最近一段時間,陳欣幾乎每周都要換一次手機殼,“買手機殼和買奶茶一樣,幾十塊錢,價格不貴,用煩了就扔,花錢的時候不心疼,很容易上癮。”

工作多年的蕭琴雖然已經過了買殼上癮的時期,但她對《豹變》表示,自己每年至少要換四五個手機殼。

對年輕人來說,手機殼的審美意義正在超過實用意義,越來越多的人會根據季節、心情和衣服的顏色更換手機殼,而不是缺殼才會買。

蕭琴說:“每個季節我都會換不同的手機殼,比如過年買紅色的,春天買帶花的,夏天買顏色亮麗的,冬天買有質感的,手機不能經常換,心情好就用可愛風,偶爾審美疲勞就換成純色液態硅膠手機殼,手機不能經常換,但換手機殼可以換個心情和新鮮感。”

在看到年輕人的換殼熱情后,玩殼工廠CEO韓冰2019年帶領團隊研發出了DIY手機殼智造機。在智造機上,用戶能夠個性定制,即時制作、即買即取。目前在北京朝陽大悅城、合生匯等年輕人聚集的商圈,玩殼工廠的DIY手機殼智造機每天能售出20到35個不等的手機殼。

手機殼已經成為年輕人表達情緒和生活態度的方式,具有很強的社交屬性。韓冰認為,相比材質和質量,一些消費者更在意的是手機殼內容本身。熱門劇集《隱秘的角落》火了的時候,印著“一起爬山嗎”的手機殼就賣得很好;而《開端》熱播的時候,手機殼上又流行印上“走出循環”。

“很多手機殼上的標語會涉及當下時事熱點,大家喜歡將表達自己觀點、情緒的文字和圖案印在手機殼上。”韓冰說。

在電商平臺上,手機殼的款式、風格多種多樣,與潮流時尚文化的結合也十分緊密,有的手機殼會印上玲娜貝兒、迪迦奧特曼等IP形象,有的在材料上下功夫,制作出奶油膠、立體油畫、金屬、鐳射、毛絨、皮革材質的手機殼,有的走情感路線,印上“我要自律”等標語,與年輕人產生共鳴;還有的主打搞怪風,將手機殼做成插座、菜刀、螺螄粉的造型,趣味感十足。

《豹變》注意到,電商平臺最暢銷的手機殼價格集中在10到40元之間,消費者大多是女性,緊跟流行文化和網絡語境,十分迎合年輕人追求小確幸的需求。

社交媒體和明星效應也在助推著手機殼消費熱潮。這幾年明星對鏡照越來越流行,時尚達人們將手機殼納入自己的穿搭中,營造氛圍感,獲得了不少網友追捧。

在小紅書、Instagram上扒明星同款手機殼,成了不少網友的愛好。從楊超越、趙露思、白鹿到韓國偶像組合BLACKPINK,都是年輕女孩們追逐模仿的對象。畢竟買愛豆同款穿搭不一定有財力,但買一個同款手機殼的經濟壓力則小得多。

小紅書上有關明星的同款手機殼

追星女孩圓圓就是這樣入坑的。她很喜歡韓國明星樸彩英、ROSE,刷明星社交賬號的過程中,知道了wild flower和CASETiFY這類大牌手機殼。換了蘋果13plus后,她抱著“好馬要配好鞍”的想法,入手一批高價手機殼,其中最貴的500多元。只要手頭寬裕,她每個月都會買兩三個貴價手機殼,便宜的手機殼,只要喜歡就會買下來。

“我喜歡國內或國外的各種原創品牌,但買得最多的還是CASETiFY,這個牌子的手機殼防摔,DIY性強,圖案好看,還經常出聯名。我專門準備了一個很大的收納箱放手機殼,主要收CASETiFY的限量款。”

由于擅長拍手機殼,圓圓吸引了不少尋求合作的商家,只要她在小紅書發布手機殼照片,就能收到相應的報酬,僅3月份,她就接了13個商家的推廣。

小小的手機殼正在成為消費領域的黑馬,市場份額和前景不容忽視。有統計顯示,我國智能手機的存量已經接近20億部,據市場調研公司GFK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全年手機銷量為3.1億部,預計2022年手機銷量為3億部左右。

備受年輕人追捧的手機殼,正在吸引投資機構的押注,去年下半年以來,手機殼品牌的融資動向明顯變多。2021年6月,潮流科技配件品牌CASETiFY獲得C資本數千萬美金A輪融資;2021年12月,“玩殼工廠”獲得小米、順為資本數千萬元A輪融資,這門細分市場出現了越來越多專業選手。

2、一門暴利的生意?

手機殼行業不乏實力玩家,最廣為人知的是手機廠商推出的原廠手機殼,品牌效應加持下,價格往往不菲。魅族iPhone 13 Pro/ Pro Max“黑化獨角獸”手機殼售價129元,蘋果液態硅膠手機殼售價高達329元,華為P30 Pro限量版套裝售價400元?恐o華為供貨,杰美特公司2021年收獲了28億元左右的營收,成為目前唯一一家手機殼上市公司。

不是所有消費者都愿意花大價錢買原廠手機殼。“原廠手機殼的款式只有幾款,同一個型號只出三五個顏色,全是素面、透明的款式,樣式、材質也比較少,比較適合喜歡簡約正式風格的商務人士,年輕消費者的可選擇面相對比較少。”韓冰表示。

北京王府井蘋果專賣店手機殼展示墻/視覺中國

還有一類是手機配件品牌,如綠聯、摩米士等,主打功能性和高品質的材質,價格中檔,一般在200元以下,款式也較為簡約。

除了這些傳統3C品牌,手機殼領域正涌現出越來越多原創設計品牌,如wild flower、CASETiFY、Holdit等,強調設計感和IP聯名,價格在100到500元不等。隨著年輕人對個性化、潮流文化需求的追求,這類手機殼的熱度和品牌影響力與日俱增。

目前國內市場最主流的仍然是低價手機殼。韓冰告訴《豹變》,國內做手機殼的小廠很多,再加上國內義烏、華強北的小商品市場價格也沒有提上來,整個市場的價格沒有海外品牌賣得貴。國內的手機存量市場也很大,一年20億部手機,哪怕一個手機殼只賣10塊錢,也有200億元的市場份額。這種情況下,商家們并沒有打造品牌的意愿,整體以走量為主。

大部分賣手機殼的電商店鋪都是這類輕運營式,真正的制作方和設計方是華強北和義烏的手機配件廠商。淘寶個人賣家僅作為引流方,充當前端的客服和銷售的角色,接到訂單后,賣家從華強北統一進貨。

據業內人士透露,一些比較好的店鋪,會注重產品的原創性,聘用一兩個設計師,但更多是由華強北小商品市場設計好圖。如果店鋪專門招設計師設計手機殼,成本就會比較高,設計的圖還不一定能賣得好。還有一些店鋪,主打來圖定制,買家找圖,賣家P圖,印刷在手機殼上,目的是減少庫存。

賣手機殼到底賺錢嗎?在韓冰看來,每家店鋪的運營水平不一樣,利潤率也不一樣,“現在手機殼在淘寶上普遍均價20元左右,線下門店一般30-40元,線上電商扣除快遞費和流量成本,線下門店扣除商場租金后,實際上利潤率很低。但如果是DIY手機殼智造機這類模式,利潤率差不多能到70%-80%,此外,一些高端品牌手機殼利潤也很高。

另一方面,賣手機殼面臨的最大壓力莫過于庫存過多,SKU過高。韓冰透露,自己在北京開店的時候,每家店需要進幾千到兩萬塊錢不等的貨,店里面積有限,主要賣新款,比如小米12、蘋果13、蘋果12、蘋果11。

即便如此,韓冰的庫存壓力仍然很大,年底就要清倉,“手機的型號還是太多了,蘋果一年4個型號,安卓手機型號可能更多,更新頻率太快,上一個機型還沒賣完,下一個就出來了。”

消費者的喜好和流行趨勢也很難把握,這幾乎是手機殼商家的共同煩惱。“只要賣成品手機殼,就不能保證預制的每個圖案都能賣得出去,都能被消費者喜歡。市場波動也很大,可能這個月某個圖案賣得好,下個月又有了新的熱點,它就過時了。這是這個行業的特性。”韓冰感慨道。

3、能否跑出下一個“泡泡瑪特”

手機殼的主流消費群體是年輕人,復購率最高的也是年輕人,其廉價、潮流、個性的屬性,不禁令人想到備受年輕人追捧的盲盒和潮玩。這一領域有沒有可能跑出下一個泡泡瑪特?

實際上手機殼并不新鮮,其歷史可以追溯到諾基亞時代,不過卻始終沒有發生過太大變革。提到手機殼,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品牌方的手機殼,例如OPPO、小米、華為、蘋果推出的手機殼。目前這一領域尚未出現頭部品牌。

在韓冰看來,手機殼行業目前缺乏統一標準,原廠的手機殼可以賣到兩三百塊,但一些電商店鋪以及地攤商販,可以賣到9塊9包郵。市場上的手機殼質量參差不齊,差距懸殊。

小物潮殼店主余薇(化名)做手機殼代理生意已經四年了,主打原創設計品牌,在她看來,低價手機殼雖然顏值很高,但在做工、品質方面,與品牌手機殼差別很大。品牌手機殼都會制作獨家模具,圖案全部原創,聯名款也都繳納了版權費。

她表示:“這些手機殼的手感、防護性、材料和便宜的手機殼不一樣,很多人用過之后,就不再買便宜的了。”

原創品牌往往十分強調科研,版權保護意識也很強。CASETiFY創始人吳培燊曾透露,設計和產品質量是多年來CASETiFY抓住消費者的關鍵,而研發和材料成本也是CASETiFY成本中最重的兩環。品牌每一個新品推出都要進行上千次的防跌測試,以保證手機殼質量過關。設計方面,公司除了組建自有設計師團隊,還邀請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合作。

此外,CASETiFY還與多個知名IP合作,和迪士尼、盧浮宮、《神奇寶貝》等推出聯名產品。正是因為對品質和設計的強調,CASETiFY年均手機殼銷售已經超了300萬件。

相比之下,一些中小手機殼生產商的品牌意識較差,仍以批量生產的低價手機殼為主,設計感較差,抄襲現象普遍。

韓冰表示,市面上的手機殼其實應該賣得更貴,因為上面有明星和IP的版權,但一些商家把它做成盜版售賣,由于這些盜版手機殼和IP方版權方、明星沒有簽訂合作,賣得也就很便宜。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品牌方以及電商平臺正在加大對盜版行為的打擊力度,盜版手機殼呈下降趨勢,正版手機殼逐漸成為市場的主流。隨著市場版權保護意識的加強,未來盜版的手機殼會越來越少。

研發原創IP,強調IP設計元素,或許是提高品牌價值和客單價的有效途徑之一。據業內人士透露,有了IP加持,粉絲愿意花錢購買,手機殼的定價能達到普通手機殼的3倍左右。

目前玩殼工廠正在朝這一方向發展,與IP方合作,將IP方提供的圖片印刷制作在手機殼上,邀請設計師入駐,除了與IP方、設計師合作,玩殼工廠還在設計和創作自己的IP,用三條腿走路。但韓冰也強調,IP能不能火,火到什么程度,有很大運氣成分。

某種程度上,消費者不是不愿意買昂貴的手機殼,而是不愿意為低品質的手機殼付更多錢,畢竟,在余薇淘寶店鋪里,有一些顧客手機殼的年消費額在幾千元以上。

余薇表示:“中國制造業在全球具有獨特和領先優勢,完全具備生產高品質手機殼的能力,現在缺乏的是對工業設計、結構、材質的把控。中國品牌的物流成本很低,一旦品牌能做起來,定價可以比海外品牌更低,消費市場接受度肯定更高。”

當手機殼這個傳統3C配件和年輕人、新消費掛上鉤時,也就有了消費升級的可能,未來這門生意仍然有著巨大的想象空間。

延伸 · 閱讀